9号彩票注册

中华人民共和国应急管理部主管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主管 中国煤炭报社主办 中央新闻网站
编采之友 报社 投稿
首页 > 特别策划 > 2018年全国两会 > 两会日记

全国人大代表热议“结构性去产能”

中国煤炭网 作者:记者王中伟 2018-03-13 10:39:09

        煤炭去产能,今年已进入第3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要再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减少无效供给要抓出新成效。在此过程中,如何科学去产能,确保市场整体稳定,化解企业经营风险,解决好职工分流安置等问题?中国煤炭网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代表。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潞安集团董事长李晋平

将煤炭转化量与产能置换挂钩

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山西潞安集团董事长李晋平,带来了《关于将重大转型项目的煤炭转化量作为煤矿先进产能置换或核增的重要参考指标的建议》。

李晋平说,过去5年煤炭退出产能8亿吨,成效显著,但全行业相对落后产能仍然较多;尽管产能过剩严重,但每到需求旺季,“煤电顶牛”的现象就反复上演;不少煤炭企业已建成千万吨级的现代化矿井,但开采成本过高的煤矿同样大量存在,客观上推升了全社会的用能成本。为此,必须力推结构性去产能,全面提高供给质量。

“在保持总产能不增加的前提下,优化存量资源配置,将重大转型项目的煤炭转化量作为煤矿先进产能置换或核增的重要参考指标,既能鼓励煤炭企业通过新上马转型项目实现煤炭的内部转化,又能增加先进产能供给。”李晋平说。

他举了一个例子:山西潞安集团的高硫煤清洁利用油化电热一体化示范项目,于2017年底打通全流程,每年可内部转化煤炭500万吨。潞安集团的先进产能煤矿——余吾煤矿,吨煤生产成本仅273元。

如果将示范项目转化的500万吨煤炭,按照一定的比例如300万吨置换为余吾煤矿的核增产能指标,一方面煤炭产能总量净减少200万吨,另一方面可释放出300万吨的先进产能。

李晋平建议,变减法为加法,允许大型煤炭企业在内部总产能不增加的前提下,对重大转型项目的煤炭转化量按照一定比例置换为先进产能煤矿的核增产能指标。同时赋予地方政府部门更多煤炭资源相关的权限,可“自主动作”,进一步将去产能与提升先进产能煤矿的资源接替进行统筹考虑,在要求煤炭企业必须完成既定的去产能目标任务的同时,优先考虑先进产能煤矿的资源接替和扩区问题,提升优质产能占比。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乌兰煤炭集团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李玉良

大力扶持跨区域产能置换

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乌兰煤炭集团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李玉良提交了《关于用先进产能置换补偿落后产能的建议》。

李玉良介绍,从目前全国煤炭产能布局来看,晋、陕、内蒙古、宁等地区,部分生产和新建煤矿占有资源储量相对丰富,煤种多为低硫、低磷、低灰、高发热量的清洁煤,开采技术和装备多处于国内领先水平,矿井规模大,单位产能劳动用工少,安全保障能力强。但受核定产能限制,这部分煤矿的先进产能得不到有效释放。

“与之相反,东北三省、云贵川、沿海地区老煤矿资源临近枯竭,地质结构复杂,开采难度大,环境污染严重。尽管如此,这部分高能耗、高成本的落后产能却占据着大部分产能指标。由于历史原因,这些煤矿因职工分流安置难、债务负担重等问题不能有效退出,制约着煤炭企业的健康发展。”李玉良说。

李玉良建议,国家出台鼓励政策,通过搭建跨省区、跨地区产能置换指标交易平台,让先进产能煤矿与落后产能老煤矿实现优势互补,解决产能布局不合理、不均衡的问题。

“一方面,置换主体方接纳被置换方部分管理技术人员和岗位工人,帮助老煤矿解决人员安置难题。另一方面,置换主体方担负被置换方产能相应的税费,比例由双方所在地政府商定。”李玉良补充说,“此外,置换主体方每年力所能及拿出一定比例的盈利支持被置换方,帮助老煤矿偿还债务、解决安置职工费用等。”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神火集团董事长李炜


去产能与化解经营风险一并考虑


      在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神火集团董事长李炜看来,由于前些年存在“死老虎重新拉出来毙一枪”、部分企业为了完成任务把不该去的产能给去掉等情况,今年的去产能工作难度会更大。


李炜建议,政府部门要充分考虑能源消费结构、地区发展水平、市场需求差异、企业管理能力、煤种及产品结构等多种因素,结合工业发展水平,统筹规划实行结构性去产能。“我们国家太大了,要采取差异化政策,不能‘一刀切’。”李炜说,“不能不分煤种、不分区域、不分市场、不分企业地搞一个政策、一个模式。这会出现新的不平衡、不持续的矛盾和问题。”


“同时,不能把煤矿关了,债务处置的遗留问题放着不动。”李炜说,“一味地关矿,不及时进行资产处置和债权债务处理,不仅达不到减轻企业包袱的目的,而且还可能造成更多资产损失。”“涉及债权债务、经济纠纷等,问题越往后拖,越难处理。”李炜说,“对于不同煤矿的民营资本来说,心态也不一样:资不抵债的,不愿意清算;反之,想清算的,也想分一杯羹。”为此,他建议,化解过剩产能要与化解经营风险一并考虑,协调推进,建议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及时出台指导性文件。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焦煤西山煤电杜儿坪煤矿掘进一队副队长董林

建去产能矿井储备项目制度

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焦煤西山煤电杜儿坪煤矿掘进一队副队长董林,带来了《关于建立去产能矿井储备项目制度的建议》。

董林建议政府尽快研究、出台去产能矿井项目储备制度,对于剩余资源储量还比较充足,但受地质条件、煤质等因素影响,暂时不能开发的矿井,允许其退而不关,即井口关闭,主要生产设备拆除,人员全部转岗分流,煤矿手续延续办理不用补发(主要保留采矿证、扣押安全生产许可证)。政府将其作为固定的储备矿井进行特别监督。一旦市场需要更多煤炭资源时,由国家发改委审批恢复这些矿井生产或建设工作。

董林建议,国家相关部委、地方政府从项目认定范围和条件、项目申请、审查、认定程序、储备项目管理和启动等方面制定明确方案,促进满足条件的去产能矿井尽快纳入储备项目进行管理。对企业而言,希望作为储备项目的矿井,一是允许矿井产能纳入企业减量置换指标;二是允许这些矿井的银行贷款实行停息挂账,直至允许其恢复生产作业。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能源永煤公司车集煤矿主副井电工班班长游弋

加力解决职工分流安置难题

“近年来,尽管煤炭行业全力以赴去产能,安置职工,但仍有很多困难。”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能化永煤公司车集煤矿主副井电工班班长游弋在接受《中国煤炭报》记者采访时说,“一是企业内部容纳岗位有限,职工安置困难;二是资金紧张;三是安置政策需要进一步明确。”

游弋提出三点建议。一是建议政府有关部门从规划、财政、土地、税收等方面加大政策倾斜力度,支持煤炭企业建设产业转移项目、第三产业发展项目,最大限度分流人员。

二是建议有关部门统筹考虑煤炭企业当前的实际困难,对关闭退出矿井职工欠发的工资、欠缴的五险一金等,在奖补资金出现缺口时,由国家或地方财政部门予以支持。

三是进一步明确相关政策。建议进一步放宽奖补资金使用范围,明确奖补资金用于留守人员、保留劳动关系人员的相关条件、程序等,以便煤炭企业操作。建议政府部门设立去产能职工专项创业鼓励基金,对自主创业职工给予一定支持。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本栏目其他新闻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10计划群  e乐彩娱乐平台  北京赛车pk10平台网址  皇冠彩票  趣彩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